第五百一十七章 大肚(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大肚(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辽国都城实行五京制,分别是上京、中京、东京、西京和南京(燕京)。 上京是辽国的正式首都,其余四京为陪都。

南京陪都的宫城矗立在燕京城西南角,规模并不大,城墙高三丈,宽一丈五。

宫城是一片独立封闭的区域,除了宫殿区以外,还有果园、瑶池、球场等。 宫城的正门叫宣教门,与燕京城相连接。

而耶律淳和萧普贤女的寝宫名叫瑶池殿。

这座宫殿,外面便是瑶池,碧波荡漾,风光明媚,很有一股仙境的味道。 而瑶池,其实就是一个美丽的荷花湖,水面广阔,呈马蹄形,位于皇城宫殿区的核心地带。

瑶池中有一座小岛,名叫瑶屿,而瑶池殿就坐落在这座岛屿之上。

这里设计得非常巧妙别致。 据说,这一切的一切皆出自萧普贤女之手。

李衍入主燕京之后,瑶池殿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李衍的寝宫。 不过李衍并没有将萧普贤女撵出去。 这个寝宫这么大,大家完全可以一块住嘛,他李大都督可是很大肚的。

而且,李衍不仅没有将萧普贤女撵出去,还将萧普贤女的女儿耶律答里孛接进瑶池殿一块居住,进一步显示了自己的大肚。

对此,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尤其是那些谏官,像陈公辅、陈东、欧阳澈,直接给李衍上了奏折,严厉批评了李衍的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可李衍将这些奏折全都留中不发。 加上,最近这段时间需要谏官建议的事情太多,而李衍这点事,说破大天,也只不过就是要了两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罢了,算不得甚么大事。

再者说,李衍都已经是惯犯了,早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他们之所以上奏折,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式罢了。

慢慢的,一众谏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李衍将萧普贤女和耶律答里孛母女收入后宫一事。

对于李衍而言,征服女人其实比征服男人要容易得多。 小蛮她们将萧普贤女和耶律答里孛母女送来时,她们母女,尤其是前者,跟贞洁烈女一般,咬死了母女不能共侍一夫,坚决不从。

可只不过才过了三天,十几年没被男人碰过了的萧普贤女,就被李衍彻底征服了,对李衍百般顺从,无不配合,至于耶律答里孛这个之前从未经过人事的小姑娘就更不用说了,被李衍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让她撅着,她绝不敢不把屁股抬高!……这天,就在李衍一边享受萧普贤女和耶律答里孛这对母女花的按摩服侍、一边看奏折时,内侍进来禀报:“大都督,赵相公和许相公联袂求见。

”赵鼎如今之职几乎相当于是李衍的宰相,而许贯忠如今之职几乎相当于是李衍的枢密使,他们两人一同过来,可见他们所凑之事不小。

李衍将奏折交给萧普贤女,道:“不要太有约束,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批阅,就算批错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然后拍拍耶律答里孛的屁股示意她别按了,之后爬起来,然后下了床。

李师师和玉藻前目前都不在李衍身边,所以也就没有专门的人辅助李衍批阅那些堆积如山的奏折。 其实,之前在云中府的时候,李衍也找了几个机灵的女官帮自己批阅奏折,可她们的眼界实在是太有限了根本无法给出合理的建议,结果不管大事小情都还得完全由李衍自己拿主意。

后来,李衍又找了几个太监,可他们也跟那些女官的情况差不多,眼界也不够,帮不上李衍大忙。

直到萧普贤女进宫,李衍才可以松一口气。

萧普贤女可是当过女皇帝的人,在批阅奏折时,给些合理的建议,完全不在话下。

这就省去了李衍不少的时间对于不太重要的事,李衍大概看一眼就可以了,重要的事,也可以多一个参考。 至于让萧普贤女抓住权力乱政,那是不可能存在的。 首先,李衍会对所有奏折进行复审,尤其是重要的人事比如重臣的奏折,比如人事任命,比如大额财物审批,李衍都会亲自批阅的。 其次,李衍批阅完(包括萧普贤女她们批阅完)的奏折,李衍都会拿去给赵鼎他们讨论,他们若是认为有甚么不合适的地方,还会给李衍送回来,所以,萧普贤女她们是没有空子可钻的。 当然,因为她们能提一些建议,所以,她们多少也能影响到李衍一些,这也算是让她们有了点实权。

不过,只有一点点罢了。 而且,萧普贤女绝不是唯一一个帮李衍处理政务的,也就是,不是李衍唯一的秘书等过段时间将蓟州拿下,然后打到海河入海口,燕云就能跟日不落舰队联系上了,到那时,李衍会让李俊将李师师和玉藻前送来,对了,赵元奴和花想容也很有天赋,然后就有李师师、玉藻前、赵元奴、花想容以及萧普贤女这五个秘书帮李衍处理政务了。

萧普贤女和耶律答里孛帮李衍穿好衣服,李衍直接在瑶池殿的会客厅中见了赵鼎和许贯忠,然后开门见山的问道:“甚么事能让你们两个一块来见我?”赵鼎看向许贯忠,示意:“这是你的事,你说吧。

”许贯忠也没推辞,道:“岳飞他们在古北口跟金军遭遇了,岳飞先发制人,将金军击败,此一役共击杀了近万金军将士。 ”李衍听了,道:“好,该赏!”许贯忠一听,心下就是一松,暗道:“大都督果然明事理。 ”赵鼎拜道:“大都督,岳飞擅自出战,破坏了咱们水泊梁山与临邦的和睦关系,臣认为,不该赏,该罚,否则无法给临邦交代,进而有可能会引发边患。

”李衍看着赵鼎,道:“元镇啊,你要记住,胡人都是狼,你弱他们就强,而你强他们就弱,所以,只跟胡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与他们打交道,一定要先打疼他们,如果有条件,最好直接打残他们,彻底征服他们,然后再跟他们谈。

”这个道理,赵鼎不是不明白,可现如今水泊梁山建国在即,实在是不宜节外生枝,所以,赵鼎提醒李衍道:“大都督,小不忍则乱大谋啊,您建国在即……”李衍打断赵鼎道:“建国一事,并不是强求的,我如果真是天命所归,这天下怎么都是我的,我如果不是天命所归,咱们再怎么强求,也得不着这天下,所以,你们不要因为咱们准备建国,就对胡人软弱,为今后留下祸端。 ”赵鼎真没想到,李衍对于问鼎天下竟然能如此豁达,进而无比佩服李衍的胸襟。 不过佩服归佩服,可赵鼎还是忍不住道:“那……咱们该怎么处理此事?”李衍想了想,道:“让呼延庆去一趟北安州,一来,对于这次误会,替我向完颜阿骨打表示一下歉意,二来,替质问一下完颜阿骨打,金国的军队为甚么会出现在我水泊梁山的古北口,让完颜阿骨打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