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爸爸讲那过去的事情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听爸爸讲那过去的事情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到清明节了,雨一直下,心情也不融洽今年清明节扫墓,我们多了一个仪式,遥祭远在台湾的三曾叔祖。

  三曾叔祖青年时期发奋读书,报效祖国,看到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犯下了累累罪行,为抵御日寇,他投笔从戎,投身于抗日战争的洪流之中,后来到了台湾,直到今年3月,91岁高龄的他因病逝世。

他生前一直想要回大陆走走看看,但他却无法实现自己埋骨家乡的遗愿。   三曾叔祖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回来的,先是表叔公从香港到台湾登报寻亲,再后来表叔公到台湾相认,最后他从美国转道香港再回到大陆。

亲人们相隔四五十年再相见,无不热泪涟涟。 三曾叔祖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很多东西都已物非人也非了。   他捐资修桥铺路,村子前面有一条高干渠流过,原来村民们务农或外出,都要从一座石板桥上经过,那座桥没有栏杆,石板间空隙大,人从桥上过,可以看到脚下的流水,因此也发生了安全事故。

他见此,就掏钱给曾祖父,让人修一下。 桥修好后,村里的族长公就给它命名为思亲桥。 每次我见到这横跨在水渠之上的桥,就仿佛看到一个天涯游子站在桥头欲出还进的身影。 他还捐资助学,在当时他掏出上千的钱为村小学改善设备,并为大家作了报告,讲述抗战的故事。

当时的村庄比较落后,他看到村民们生活还比较困难,就给全村人每户都发了一点钱。

为此后来他离开大陆重返台湾时,身上仅留有机票的钱。 后来,他说发钱输血改变不了村庄的落后,要引进一些厂商,为村庄造血,于是他帮忙联系台湾的厂商,协助采购生产设备,为家乡人开厂、开公司提供便利。

  再后来爸爸和爷爷去台湾时都有去看望老人家,老人家也都表达了想要回来走走看看的想法,但囿于自己年龄大回来的话要成人陪同,而妻子要每周做透析、孙子孙女年龄小要人照顾,所以一直无法成行。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2014年,我随爸爸去台湾时,本来安排好了时间去看望他老人家,爸爸说三曾叔祖一直挂念着家乡,要让他看看我这个小不点,但后来因为我们要赶在台风前回到大陆,没有成行,这也成了爸爸和我心里永远的遗憾。   我想今年要是去台湾的话,一定要去祭拜一下他老人家,让他这抗战英雄、天涯游子在天之灵也能得到慰藉。 六年级:陈孜逸  在祭拜之后,爸爸开始讲起那过去的事情,爷爷以及小曾叔祖也不时插上几句。   三曾叔祖于1988年第一次回到大陆,还带回了当初村里被抓壮丁当兵的其他人。 当时鼓乐喧天,全村老小迎接从远方归来的亲人。   回来后,三曾叔祖做了诸多善事。   后来三曾叔祖又陆续回来几次,每次都住上个把月,然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他也一直感慨:什么时候两岸能够自由地来往呢?  2012年爸爸到台湾时顺路去看望他,他让爸爸一起逛了夜市,吃了饭,最后摸出一叠台币递给爸爸,说:替我给小弟,我现在无法回家去,只能这样了。

言毕,眼角溢满泪水,不断地掏出手帕擦拭着。

口里还念叨着余光中的《乡愁》: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2015年,小曾叔祖去台湾看望了他,也了了三曾叔祖亲人相见的心愿。 而如今,他却离我们而去,愿仁慈宽厚的地母永安他的魂灵!  什么时候,台湾才能回到祖国的怀抱?让那些抗战英雄、天涯游子不再埋骨他乡!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