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北京大学“大学堂”讲学计划:阿兰·迦耶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忽听背后鼓声震天,原来周瑜的兵马埋伏在这儿,曹操见手下的兵都丢盔弃甲,无心应战,只好从华容道逃走了。  我讨厌说如果的人。

这样,如果避开了不必要理由的发生,对成本的制约将会有良好的效果。

2017年北京大学“大学堂”讲学计划:阿兰·迦耶

当前位置:>2017年北京大学“大学堂”讲学计划:阿兰·迦耶时间:2017-11-0314:12:00应北京大学大学堂顶尖学者讲学计划的邀请,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巴黎第十大学社会学荣休教授阿兰·迦耶(AlainCaillé),将于2017年11月6-16日来我校讲学。 具体安排如下:11/8(周三)14:30-17:00从马赛尔·莫斯到社会科学中的反功利主义运动与共生主义(Mouvementanti-utilitaristeensciencesociale)etauconvivialisme主持:王铭铭(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摘要:《莫斯评论》(RevueduMAUSS)是一本人文社科领域的国际性学术期刊,创刊于1981年。 本刊的首要目标就是抵制广泛存在于各个社科领域中的个人主义和经济主义思想:经济学科自然无法摆脱上述思潮的影响,除此以外,社会学、政治哲学,甚至是历史学、人类学等学科也无一幸免。

个人主义与经济主义的盛行直接导致了功利主义世界观的出现。

自此之后,学者所关注的唯一问题就是这种事物有什么用处?,并错误地认为通过寻找该问题的答案,就能洞察社会个体成员利益的交错与冲突,并借此解释社会整体的运行。

经此变迁,在所有的社会科学领域中,新自由主义都成为了主流思潮。 我们究竟要做些什么,才能改变现状呢?就纯粹的理论层面来看,社会科学中的反功利主义运动的支持者们认为应当首先去马塞尔·莫斯(MarcelMauss)的《礼物》(1924)一书中寻求对症良方。

马塞尔·莫斯是著名社会学家艾米尔·涂尔干(EmileDurkeim)的精神继承人,而《礼物》一书则向我们展示了一项重要发现:社会的内核应在于莫斯所说的三重义务,即赠予、接受和回礼。 我们认为,上述发现可以作为基石,引导我们建立一种更广泛的社会科学。

此外,从意识形态及政治角度来看,我们也需要一门更广泛的学科,一门能帮助我们了解地球的承受限度的学科(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一门能让我们抵制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的欲望(希腊人称之为hubris,意即人类的狂妄自大)和腐败的学科,而后两者正是新自由主义大行其道的思想根源。

2013年时,我们起草了《共生主义宣言》一文,在其中勾勒出了这一学科的主要构建原则。 目前,该宣言已被译为十数种语言。

11/11(周六)14:30-17:00礼物范式:解析、应用与拓展écisions,applicationsetextensions主持:渠敬东(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摘要:上次讲座中,我们曾提到,莫斯所言的赠予、接受和回礼的三重义务有一定的普世性,不单莫斯本人将之视为永恒的道德基石,我们亦可以此为本,构建一门更广泛的社会科学。 然而,若要实现这一目的,必要在以下两方面做出努力:其一,从思辨层面上为莫斯的发现提供更明确的表述。

鉴于莫斯本人一向对理论构建持保留态度,他的很多发现都没有明确的理论外壳;其二,将莫斯的发现拓展到除人类学和社会学以外的其他学科领域。 哲学、管理学同心理学等领域都讨论过所谓的礼物范式,这里我们将给出例证,看这一概念是否可以在其他学科的范畴内得以拓展。

11/14(周二)14:30-17:00迈向更广泛的社会科学Versunesciencesocialegénérale主持:李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摘要:若只有专科医生而没有全科医生,医学将变成什么样子?那一定会是一种毫无人道主义精神且效率底下的医学。 事实上,这一想来就令人触目惊心的场景恰恰正是人文社科领域的现状。

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之间不单是相互忽视、相互敌对,甚至具体到每个领域本身而言,它们往往还会被进一步细分为更小的子学科。 由此导致的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社会科学远未实现当初的愿景,而是越来越无法帮助人们理解世纪的运行规律。

这是否是无法避免的?我们是不是注定无法建立一门广泛而统一的社会科学,就像人类也很难建立一门广泛的自然科学一样?对于这一问题,似乎我们也不应当全然悲观:此前,《莫斯评论》杂志曾先后两次召集过各国不同领域的优秀学者(其中包括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等等)。 所有参会人都认为有必要建立一门广泛的社会科学,且多数人都赞同只有在反功利主义的基础上,构建这一新兴学科才能成为可能。

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就是该如何构建该学科?或许中国也可在其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11/15(周三)14:30-17:00共生主义:迈向多元普世主义视野下的文明政治主持:董强(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摘要:不幸的是,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人类将遭遇许多全球性的生态灾难:比如说,联合国预计到2050年,全球会出现十亿气候难民,其中多数分布在亚洲。

此外,还会有可能的金融灾难、经济灾难、社会灾难、政治灾难乃至道德伦理灾难。 人类若想从中全身而退,唯一可行的解决方式就是全球社会的每一分子都意识到情况的紧迫性与行动的必要性。 在中国两千余年的思想史中,已不乏类似的呼吁;近几个世纪以来,欧洲也涌现了不少此类观点。

我们要树立全球化的理想,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若干可被各个人类社会接受的价值观。 这些价值观不仅是普世的,更要为各种不同的文化族群留出表达空间,允许各个社会结合自身传统进行调整。

所以说,我们可以将之命名为多元-普世价值观,而对这种价值观的构建正是共生主义努力的目标之一。 讲座地点:北京大学静园二院208会议室语言:法语,配有中文翻译主办:北京大学承办: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赞助:光华教育基金会阿兰迦耶教授简介阿兰迦耶(AlainCaillé),1944年生于巴黎,经济学和社会学博士,巴黎第十大学社会学荣休教授。 他曾在巴黎十大担任经济、组织与社会研究生院副院长,共同创办和领导了社会学、哲学与政治人类学研究所。 此外,他还是法国社会科学反功利主义运动的创始人和相应期刊《莫斯评论》的创办人。 三十年来,《莫斯评论》已成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最重要的法语期刊之一。

此外,他还在不同出版社担任过主编,并主持出版莫斯文丛(已出60多种)。

他本人则有《功利理性批判》、《礼物人类学》等专著、编著30多部,并曾为商务印书馆2016年版莫斯的《礼物》中文版撰写过导言。

近年来,他主要讨论走出高增长、高消费的资本主义的方式,以及后增长社会的价值问题。

同时,他亦关注人文社会科学的转型,目前,他正在与巴西学者FrédéricVandenbergh一起准备《迈向新古典社会学》(TowardsaNewClassicalSociology)一书,参与者包括JeffreyAlexander、RandallCollins、Jean-PierreDupuy、MauriceGodelier、PhilipGorski、HansJoas、AxelHonneth、BrunoLatour、EdgarMorin、PeterWagner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