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六回 新仇旧恨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一千四百零六回 新仇旧恨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冷笑道:“你居然还当过人?老娘还以为你是哪个乌龟癞蛤蟆变出来的呢,呸,是人也长出这种狼心狗肺,真是天降妖邪!”云涯子也不动怒,微微一笑:“屈彩凤,不用试图激怒本仙,没有用的,本仙的涵养很好,不会上你的当,本仙想跟你说的是,你的上世记忆,因为孟婆汤的原因被抹去,那是你由鬼变人。

如果你由人变仙,也是跟喝孟婆汤一样,会失掉所有的记忆,你这一世的恩怨,就再记不起来了,到时候,本仙对你,只不过是个陌生的修仙同道中人,你又怎么会恨上本仙呢?”屈彩凤杏眼圆睁,重重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厉声道:“你这个狗东西,半人半妖的怪物,老娘就是烧成了灰也能认得出来,别说成了仙,就算成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云涯子叹了口气:“屈姑娘,没有必要这样地狭隘的。 你真的成了仙之后,就不会再有人间的恩怨,为了修仙,有时候你也会开始做一些有违人伦的事情。 就象你这辈子,敢说杀的人里,全是该死之人吗?”屈彩凤一时语塞,她这辈子手下确实毙敌无数,大部分还是正邪仇杀时的正道弟子呢,即使是穷凶极恶的倭寇,里面也有不少给裹胁的百姓死在她手下,要说手中没有冤魂,还真不敢说呢。

云涯子看到屈彩凤说不出话,冷笑道:“这就是了,我们此生的恩怨,只不过是一个修仙者和凡人的恩怨罢了,但你们既然可以返老还童,就是有仙根,再加上那个修仙洞府,早晚必可得道,到时候你们跟本仙的一切恩怨都不复存在,而你和沐兰湘也可以抛弃以前的记忆。

一起侍奉李沧行。

这种快乐的生活,不正是你想要的吗?”屈彩凤哈哈一笑:“我们三个进了那什么洞天福地,就留你这个妖怪在人间为所欲为,祸害苍生吗?”云涯子笑着摆了摆手:“本仙说过。

如果李沧行不在了,这身龙血本仙不能取得,那这人世间对本仙来说,也无所求,本仙也会退隐回自己的洞府之中。 闭关修炼,也许几百年后,龙血之人再度现世之时,本仙也会重新出来。

”屈彩凤的秀眉一蹙,正要开口,却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冰冷,空洞的声音:“屈姐姐,不要听他的鬼话连篇,他的嘴里,没有半句真话。 充满了欺骗,谎言!如果我们真的去了那里,也一定会被他所害。 ”屈彩凤一回头,只见沐兰湘的一头秀发已经散乱,甚至还有不少头发变白,如花似玉般地容颜之上,居然出现了不少皱纹,一下子从一个三十许人的美丽少妇,变成了看起来至少有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了,换而言之。

几乎是一瞬间老了二十岁!屈彩凤心中一惊:“沐妹妹,你?!你这是?!”沐兰湘惨然一笑:“屈姐姐,不用说了,我心里清楚。 我再也配不上大师兄了,此生此世,我只能祝福你们能白头到老,双宿双飞!!”她的眼睛突然看向了云涯子,眼中顿时燃烧起了愤怒的火焰:“云涯子,柳生雄霸趁机霸占我。

此事是不是你在搞鬼!”云涯子冷冷地说道:“沐兰湘,为什么你觉得此事是本仙使的坏?刚才本仙和柳生雄霸的对话你也听到了,若不是他跟本仙说,你和他的事情,本仙都不知道你这肚子里的孩子,会是柳生雄霸的呢。

”沐兰湘咬牙切齿地说道:“柳生,柳生雄霸没有这样对我的理由,只有你,只有你这个魔鬼,才会用妖法幻术来害人!当年,当年大师兄房里的迷香,难道不是你下的吗?”云涯子微微一笑:“你这次又怪错人了,那个什么迷香,可是与本仙无关啊。

落月峡之战后,本仙就一直在黄山等着李沧行的出现,武当山反正有紫光来帮本仙打理,本仙并不需要多此一举,再去害你们。 ”沐兰湘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什么?那个迷香不是你放的?这怎么可能!”云涯子的脸上笑容渐渐地消散:“这又有什么不可能的?沐兰湘,当时本仙要做的大事有两样,一是制住徐林宗,逼他为我所用,二是等着李沧行来我黄山,要逐李沧行下山,只需要交代紫光来办就行了,何必由我亲自出手?想来,那迷香就是紫光自己放的吧。 ”沐兰湘厉声道:“不会的,紫光师伯,紫光师伯他一向待我和大师兄如亲生儿女,又怎么会,又怎么这样害我们?我不信,我不信!”云涯子哈哈一笑:“亲生儿女?他的体内给本仙下了金蚕蛊,若不听话,管教他万蛊噬心而死,那种痛苦的滋味,沐兰湘你一辈子也无法体会的。 本仙既然下了这个令,具体的执行,就不会去过问了。

也许不是紫光,而是你的好父亲黑石,也说不定呢!”沐兰湘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管怎么样,陷害大师兄,逼他下山的命令,是你下的,对不对?”云涯子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本仙的指使,你若是想把此事算到本仙的账上,也无不可!”沐兰湘的眼中几乎都要喷出怒火:“所以你就在害了一次又一次之后,看到了我和大师兄好不容易重逢,还不甘心,还要生生地让柳生雄霸把我们拆散?”云涯子冷冷地说道:“沐兰湘,本仙从来不说谎话,做的事情也没有不敢承认的,你被柳生雄霸所辱,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本仙无关。

当时本仙刚刚受了重创,正在闭关修养,另一边在追踪李沧行和屈彩凤,又怎么可能顾得到你?”屈彩凤的心中一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徐林宗,对云涯子说道:“那么,在长沙的时候,大报国寺中突袭李沉香的那个剑客,也不是你扮成徐林宗的了?”云涯子哈哈一笑:“你觉得本仙刚刚在武当诈死脱身之后,这么快就能追李沧行到长沙?你们在长沙王墓里和英布打了一场后要多久才能恢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