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义伟:联合文化——联合作战的“软实力”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田义伟:联合文化——联合作战的“软实力”

资料图: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在联合作战演习中演练跳伞。

  对一支军队来说,体制是“形”,文化是“神”。

各国军队在通过体制编制改革提升联合作战能力的过程中,都注重依靠文化的引领推动,将打造联合文化作为重要途径。   外军普遍注重在保持军种文化特色的同时,积极发挥联合文化的“软实力”对于联合作战能力生成的引领和支撑作用,着力塑造联合作战的主流精神,树立牢固的联合制胜作战理念和价值观念,最大限度打破思想观念障碍、消除军兵种文化隔阂,从而形成强烈的联合意识、深厚的联合情感和高度的联合自觉,推动不同军兵种、单位、部门、领域的官兵融为一体。

  推动联合作战理论创新  近年来世界各国军队的改革,大都涉及军队体制、结构、体系和政策深层调整,改革目标宏大、领域广泛、变化深刻,对各自军队、军人原有思想和行为方式、情感归属和利益关系产生了重大冲击。

没有思想共识,没有上下同心,没有行动一致,没有力量凝聚,就不可能顺利实现改革目标。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深厚而自觉的文化认同作为支撑。

  1993年,美军第三轮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启动的第7年,美军创立了《联合部队季刊》,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在发刊词中写道,《联合部队季刊》的目的是交流联合思想,讨论联合作战的真知灼见,建立联合部队的文化。

此外,各军兵种在各自创办的刊物上通过专栏形式刊载文章,讨论美军联合部队和联合文化的建设问题。 不同观念的碰撞推动了美军军种文化的融合和联合文化的发展。 就拿“联合”的含义来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强调对部队的结构改革;鲍威尔把“联合”视作各军种间的团队协作;美国国防大学第七任校长保罗在《军种认同与联合文化》中指出,“联合文化”是对军种文化进行调和,“可以减少联合行动中的摩擦”,灵活平衡、良性竞争的军种文化是“联合文化”的真谛。 但也有学者对联合文化建设发表了不同看法,譬如,詹姆斯·莱因哈德认为,“过分强调联合文化存在限制思考或导致群体思维的危险”。 大卫·福托也质疑:“过多地提倡联合文化是否会压制甚至消灭军种文化,是否会因形成从众思维而降低各军种部队的作战效能?”不难看出,美军是在通过理论创新推动各军种对联合作战观念的认同。   2013年,美军颁布的第1号联合出版物进一步指出,“联合部队是以价值观为基础的组织机构,指挥官的品格、职业精神以及价值观对实施联合作战至关重要”。 关于联合部队的价值观,该出版物明确界定为“职责、荣誉、勇气、正直和无私奉献”,并强调联合部队价值观是美国军人的“名片”,美军武装部队所有成员都应将它们“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具体来说,“职责”位居价值观之首,它将所有美国军人维系在一起,传递着军人作为宪法捍卫者和国家公务员的道德责任和义务。 “荣誉”是从伦理道义上界定军人完成职责的行为准则。

在伦理道德上率先垂范;永不说谎、偷盗或欺骗;坚决执行诚实准则;尊重他人尊严;彼此尊重照顾,等等。

“勇气”包括身体勇气和道义勇气。

身体勇气显示出勇士的特征,可以直面痛苦、艰难和死亡;道义勇气指的是面对普遍反对或阻止时能够采取正确的行动,包括挺身而出坚持正义。 “正直”是指诚实并坚持道义原则的素养,它是一个人品格的基础,也是人际间建立信任的基石。 “无私奉献”体现了一个人将国家、军队使命以及他人摆在个人利益之前的品格;军人服役的目的不是为了追求名望、地位和金钱,他们为了大众的利益而牺牲自我。 美军联合部队要求其所有成员遵守联合价值观,因为“联合价值观体现了对联合作战的态度,能够在协同中扩大个人行动的效果”。

  俄、英、法、德等军事强国也采取多种方式建设“联合文化”,通过强化深层文化认同解决新组建单位与单位之间面和心不和、形合意不合等现实问题,减少军种之间的各种摩擦,加速联合作战能力的融合与形成,实现形和神、标与本、由表及里的深层转型。   俄军高度重视联合作战理论研究对联合作战的牵引,认为构建联合作战理论,不是某部门或某军兵种的任务,而是各军兵种共同的责任与权利,没有各军兵种平等的共同参与就不会形成真正的联合作战理论。 2010年底,俄军集中力量编撰、颁布了新一代条令、大纲、教程、标准汇编等,规范和统一了联合训练的各项制度。 俄军注重吸收各部门、各类人员参与联合研究,俄国防部、总参谋部、各军兵种总部广泛参与,退役将领、知名军事专家、学者等也都积极参加讨论,确保了联合研究的广度和深度。 虽然出现了意见不一、激烈争论等情况,甚至有的高级军官因强烈反对而被解职,但是,依据研究成果而进行的建设和改革得以强势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