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古代的那些关于爱情的诗歌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也谈古代的那些关于爱情的诗歌

  也许是一生相随的忠贞爱情难得,所以从古到今,人们总是在声嘶力竭、连篇累牍地歌颂忠贞的爱情。 但仔细斟酌,却发现写作的动机很有意思:在对方还未到手时写得多,到手后就写得很少;追求的过程写的多,婚后的生活写得少;表达决心的多,而记叙相守的少。 这也很好理解,艺术需要让人瞬间有癫狂的激情,而婚后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使人由兴奋、痴狂趋于平淡、平静,那也就很难写出那样有激情的东西了。

    这里面或许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诗歌或许是最好的骗人、打动人情感的东西,特别是对女性。 在恋爱时,女性往往是最喜欢男性写的有时还是言不由衷的被称作诗的东西,会认为那是天底下最好的诗歌,官人是天下最有才的那一个,然后稀里糊涂地在憧憬和崇拜中就嫁给了男人,一成为妻子,再撒娇、发嗲地让对方给自己写诗,对方也不写了,或许是真的写不出来了。 男人已激情已退,江郎才尽,走向平庸。     《诗经》里面的《关雎》一咏三叹、缠绵悱恻,但也是写在没有得手前,是在追求的过程中的相思之深、相思之苦、相思之痛。 但这里还有一个前提,让男人如痴如醉的是一位窈窕淑女,是男人的好配偶。

换句话说,如果是恐龙,属于长得很有创意,活得很有勇气的那种,或许这个男人就酣然入眠,这个女人连入梦的份都没有。

或许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属于在没有追求到手前,表忠心的。 那个男人表白说,人生难免生死离合,我与你共同盟誓:牵着你的手,一起到白头!这让人怎能不动心?或许到手后,就成了《氓》中那个寡情寡义的原来也蚩蚩的氓。

或许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有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也是在追求的过程中写的吧。     男人写婚后对初恋的忠贞,大概元缜算一个。

在《离思》中他写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在字里行间里,透露出对亡妻的深情和眷恋:曾经经过大海,其他的就不能称作水;看过巫山的云腾雨落、云蒸霞蔚,其他的就不能算作云。 意思是说,前妻太好了,其他的女人已无法吊起我的胃口,吸引我的注意力。 所以我从花丛旁边经过时,就懒得回头看;一半是因为我本身的道德修养高,一半是因为你在我心中永志不忘的美好形象。 这份忠贞和执着让人扼腕叹息,真的是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了。

    爱情诗,写分别的,让人潸然泪下的也不少。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但与谁分别就不好说了,所以这算不算写爱情,也就很难说了。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更生。 这肝肠寸断、柔肠百结的离别,是与自己的妻子(丈夫)或别人的妻子(丈夫),或谁的妻子(丈夫)也不是,就很难说了。 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是爱情否?不过女人写的爱情诗,还有情深意切的。 比如《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通俗地说,就是赖上你了,非你不嫁,你也要非我不娶。

山没有了山头,江水干了,冬天雷声阵阵,夏天飞雪,天地合在一起,只有这样,我才不想你、不爱你、不恋你、不粘你;或者说只有这样,你也才能不娶我,这辈子我下定决心就跟你厮守一生一起混了。

    不过,写爱情,还是民歌来得通俗、直接,没有文人的酸气。 比如明代民歌《南宫词纪枫晔鼻锁南枝》: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儿你,捏一个儿我,捏的来一似活托,捏的来同床上歇卧。

将泥人儿摔碎,着水儿重和过。 再捏一个你,再捏一个我。

哥哥身上也有妹妹,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也是多么的深情,也是多么的直率,也是多么的感人。

不用我们去琢磨,就明白是什么意思,那就是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但文人的创作,却需要我们去仔细琢磨。

比如孟郊的《怨诗》:试妾与君泪,两处滴池水。

看取芙蓉花,今年为谁死。 意思是说,把你的泪和我的泪,分别滴进两个莲花池子里,看看两个池子里芙蓉花,哪个被相思泪淹死。

也就是说看谁的眼泪更多,相思更苦、更深,更叫人形销骨立,确乎是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真个是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看来,从某一层面来说,相思是最好的减肥药,也是最危险的减肥药,可以衣带渐宽、形容憔悴;也会相思成殇,甚至会死人,徐再思写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离成殇已经不远了。 由此,风流倜傥的李白才发出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的感慨,元好问才借大雁发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慨叹。 明朝还有一首民歌,也是想来极好的:要分离,除非是天做了地;要分离,除非是东做了西;要分离,除非是官做了吏。 你要分时分不得我,我要离时离不得你。 就死在黄泉也,做不得分离鬼。

(《挂技儿坊恫糠分离》)真是生要同床死要同穴,发要同根心要同热,我的幸福就是想你。     哎,这世间让人看懂又看不懂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