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在上:总裁将计就计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夫人在上:总裁将计就计

正文第五章颠倒黑白[更新时间]2019-03-0223:32:42[字数]2017白孟颖奋力挣扎,脸更红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放开我!”“踩了我一脚,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说完,没有给白孟颖说话的机会,凑上去不顾她唇上带着的牙膏泡沫,含住了她的嘴唇,辗转加深,右手从衣下探入,抚摸着她腰际的柔软,缓缓向上。 意乱情迷。 白孟颖被唐祉衍稳得晕乎乎,直到自己胸前一凉,她才惊醒过来。 “喂!”她惊叫,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就将唐祉衍给推开了。 看着白孟颖惊慌失措的样子,唐祉衍意犹未尽的轻笑,“今天先放过你。

”不过下次他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目送着唐祉衍离开,白孟颖浑身瘫软在洗手池的台面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到底想干什么!“啊啊啊!”想起刚才自己被唐祉衍吻得忘我的样子,白孟颖就觉得浑身臊得厉害。

她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随后气呼呼的冲出了卫生间,钻进了被窝里。 柔软的大床上,白孟颖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将自己整个的裹进了被子中,企图与世隔绝。

心跳的依旧很快,她还没能稳定自己的情绪,唐祉衍的声音就又传进了耳中。 “不怕把自己闷死?”一听到他的声音,白孟颖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猫,浑身写满了提防。

“你怎么又回来了!”由于她钻在被窝里,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 见白孟颖如临大敌的样子,唐祉衍的唇角微微有了弧度。 “回来拿衣服。

”说罢,像是故意似的,他放慢了自己的动作,光是开个柜子就用了一分钟。

随后,唐祉衍干脆就斜靠在衣柜门上,一双好看的眸子紧盯着大床上那小小的隆起的一团。 白孟颖一直在等唐祉衍离开,虽然她已经快闷死在被子里了。 等了许久,房间里似乎没有动静了,加上她也迫切的需要呼吸新鲜空气,白孟颖开始将自己从被窝里扒拉出来。 才刚冒出来小半个脑袋,她的视线就和唐祉衍撞上了。

“你怎么还在这!”唐祉衍微微挑眉,“看看你能憋多久。 ”说完,他还觉得不尽兴,又补了一句,“看来还得多练练。 ”对此,白孟颖一脸幽怨。 不过……“这还能练?怎么练?”像是没想到白孟颖会这么问似的,唐祉衍的眼底明显多了一丝惊讶。

他默了默,片刻后,直起身走到床边,双手撑在了白孟颖的两侧。

“你干什么!”白孟颖一惊,刚想扑腾,就听见唐祉衍轻笑了一声。

“怎么练?当然是……”他故作神秘的眯了眯眼,低头,凑到白孟颖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接吻。 ”一瞬间,白孟颖整个人都像煮熟了的虾,浑身滚烫,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几乎是同时,她又一下子缩回了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唐祉衍终于满意地离开,临走前还体贴的替白孟颖关了灯,只留下一盏小夜灯。 第二天,白孟颖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 她看了眼时间,才八点不到。

“喂?妈,有什么事吗?”她的声音里满是倦意,但电话那头,杨曼筠女士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你在哪呢?”面对杨女士的质问,白孟颖顿时浑身一个机灵,清醒了。

“我……我当然在家啊。 妈,怎么了啊?”她指的是自己租的小公寓。

“我现在就在公寓门口,怎么也不见你来开门?”“什……!”白孟颖闻言,吓得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妈你跑那去干什么?我、哦对了!我在温文家呢,我昨晚……”没有给白孟颖继续编下去的机会,杨曼筠直截了当的戳穿了她的谎言。 “你是不是在唐祉衍家?”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严厉。 白孟颖平时在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杨女士,原因无他,杨女士凶起了那叫一个可怕啊!“妈你、你怎么知道……”“要不是小辉找上门来,我都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好事!”一听自己母上大人提到了顾唐辉,白孟颖心里立马打响了警铃。 “妈,顾唐辉和你说什么了?”“你是不是为了嫁进唐家和小辉闹分手了?你不知道妈妈最痛恨什么样的人吗?唐祉衍马上就要和杨家联姻,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你知道吗!”面对杨女士一连串的质问,白孟颖觉得有些头大。 顾唐辉这个渣男究竟和她妈说什么了?“妈,事情不是那样的。

这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找个咖啡厅坐会儿我马上就来找你啊!”说罢,白孟颖立马起床洗漱,刚一冲出房门就看见一身西装笔挺,正准备下楼出门的唐祉衍。

见白孟颖风风火火的样子,唐祉衍微微皱眉。 “怎么了?”白孟颖懒得和他废话,在她心里,她老妈的事才是十万火急。 “我妈找我。

”唐祉衍眯了眯眼,“出什么事了?”白孟颖见唐祉衍似乎不问清楚就不会放她走,只得耐下心来将事情照实说出。

听完后,白孟颖正准备赶紧开溜,却见唐祉衍抬手握住了她的肩。

“交给我处理。 ”说完,他便大步离开。

从他的语气中,白孟颖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她琢磨了会儿,顾唐辉估计是要倒霉了。 想想还有些小激动!“那我呢!”她朝着楼下喊了声。

“在家待着。 ”白孟颖只听到了唐祉衍的声音,他应该已经走到门口了。 按照白孟颖说得,杨曼筠找了家附近的咖啡厅坐着,等她赶过来。 但没等来自己的女儿,反倒是等来了唐祉衍。 第一眼见到唐祉衍的时候,杨曼筠还愣了愣。

直到他在自己的面前坐下,她才确定了,这是来找自己的。 “唐先生。

”骨子里的修养和气场让杨曼筠在面对唐祉衍时还能从容不迫,甚至摆出一副不欢迎的姿态。

唐祉衍看出了杨曼筠对自己的不欢迎,也不恼,只是对她点头致意,以示礼貌。 “伯母。 ”杨曼筠应了一声,便将视线移向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