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张孝祥宋词赏析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浣溪沙》张孝祥宋词赏析

【作品介绍】  此词为作者任知荆南府兼荆湖北路安抚使时的作品。 这首词抒写了因观塞而激起的对中原沧陷的悲痛之情,上阕写观塞,下阕抒悲感。 【原文】浣溪沙霜日明霄水蘸空,鸣鞘声里绣旗红,澹烟衰草有无中。 万里中原烽火北,一尊浊酒戍楼东,酒阑挥泪向悲风。

【赏析】  据乾道本《于湖先生长短句》,此词调名下另有小题荆州约马举先登城楼观塞观塞即观望边塞。

这时荆州北面的襄樊尚是宋地,这里塞应是指荆州郊外的防御工事。

  首句写要塞郊野的自然景象,并点明时节。

霜日明霄绘出晴空万里的秋日景象,降霜天气必是白色晴明的。

水蘸空即水和天空相接。 荆州城东有长湖,蘸空之水或此湖水。 这句写得水天空阔,下下辉映,是荆州郊野平原地带的实景。

次句切合观塞,耳目所触,一片军戎气氛。

鞘为鞭梢。

绣旗为绣有物状的军旗。 响亮的鞭声,耀眼的红旗,俱是从耳目易感的对东西突出,故给人的印象极为深切。 澹烟句把视线展开,显出边地莽莽无垠的辽阔景象。

如果说首句还是自然景象对作者感官的客观反映,这句可说是词人极目观望的深心感受,眼前景色,内心思绪,俱是一片茫茫。 正如王维诗山色有无中,虽景象近似,而象外之意至为深远。 东坡曾称柳永的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谓不减唐人高处,对这句也可如此看待。

  由观塞而自然地想到沦陷的中原,万里句即是观塞时引起的感慨。 烽火为边地报警的设施,而中原一切自不待言,亦不忍言,只这样提点一下,可抵千言万语,这其间含有无限难以诉说的悲惨酸辛。 一尊句承上启下,北望中原,无限感慨,欲藉酒消遣,而酒罢益悲,真是举杯消愁愁更愁,于是不禁向风挥泪。

浊酒为颜色浑浊的酒,常用于表现艰苦的生活中,微带有粗犷悲壮之意。 范仲淹《渔家傲》云:浊酒一杯家万里。

戍楼东,指作者所登荆州东门城楼东字似非无意,实指南宋都城所在的方位。 挥泪即洒泪,表现内心悲戚之深。

秋风吹来,令人不寒而栗,感念中原未复,人民陷于水火之中,而朝廷只求苟安,不图恢复,故觉风亦满含悲意。

  此词上阕描写望中要塞景色,明丽壮阔,其中景物也隐约隐呈作者的感情色彩,眼前一片清丽,而人的心情却深藏阴黯。

下阕抒发感慨,从人的活动中表现。

在读者眼前俨然呈现一位北望中原悲愤填膺的志士形象。

整首词色彩鲜丽,而意绪悲凉,词气雄健,而蕴蓄深厚,是一首具有强烈爱国感情的小词,与其《六州歌头》同为南宋前期的爱国词名作。 【作者介绍】  张孝祥(1132-1170)南宋著名词人、书法家。 字安国,号于湖居士,历阳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人。 绍兴二十四年甲戌状元。 因廷试第一,居秦桧孙秦埙之上,登第后即上书为岳飞叫屈,秦桧指使党羽诬其谋反,将其父子投入监狱,秦桧死后获释。

历任校书郎兼国史实录院校勘、权中书舍人、抚州知州、建康留守等职。

其词风格豪迈。

在建康任上所作《六州歌头》,慷慨激昂,力主抗金的大臣张浚为之感动罢席。

有《于湖居士文集》。

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小学生学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