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大选,特鲁多底气几何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有分析人士预测,自由党政府即使在最后阶段能够赢得大选,结果也可能会是一个少数派政府,这将使自由党推进其政策议程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反对党掣肘。 陈晶  加拿大产油大省阿尔伯塔省的省级选举结果近日揭晓,右翼联合保守党击败原本执政的新民主党,赢得这场被舆论视为有指标意义的选举。

  有加拿大舆论指出,原省长诺特利此次失利,令总理特鲁多少了一名重要盟友。 目前距加联邦大选还有大约半年时间。 作为阿尔伯塔新省长的杰森·肯尼恐将成为特鲁多要面对的又一个“麻烦制造者”。   不久前,特鲁多及其政府多名高级官员深陷政治丑闻,一度引发轩然大波。

有舆论指出,这一事件使得特鲁多竞选连任的前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面对几个月后的大选,特鲁多底气几何?内政外交得失  总体来看,自2015年10月上台以来,特鲁多政府取得了一定成绩。

  首先,加拿大经济一直保持增长,通胀被控制在2%以内;就业情况改善,失业率明显降低,目前%的失业率已接近加拿大近40年来的低点,特别是女性、青年人和移民的就业参与率得到了提升。

  在外交上,特鲁多采取多边对外政策,关注气候变化。 这与美国特朗普政府形成了鲜明对比,美加贸易理念差距加大。

在对美关系上,特鲁多政府非常注重与美国各州、市等各层面的政府、议会与游说团体加强沟通与联系。

  在对外贸易上,特鲁多政府强调“贸易多元化”。 在美国之外寻求更多贸易伙伴支持。

贸易多元化政策的实施初见成效。 《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的签署减轻了加拿大面临的重大贸易风险;《全面且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实施增加了其进入亚洲主要市场的机会。   但同时,在经济、内政和外交层面,特鲁多还面临诸多考验。   2018年以来加拿大经济增长有放缓趋势,2018年第四季度GDP折合年率仅增长了%,同时家庭债务处于历史高位。

在财政政策方面,政府支持对基础设施的投入,预算赤字居高不下,没能实现竞选时的承诺,即实现预算平衡。   此外,特鲁多政府在无法妥善处理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等方面受到批评。   在对内政策方面,加拿大联邦政府和省级政府之间的摩擦在大选前加剧。 2018年跨山管道扩建项目的国有化,遭到了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政府的反对,这引发了对联邦管辖的质疑。   此外,特鲁多政府在2015年竞选时就强调的碳税政策于2019年4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此前,安大略、萨斯喀彻温、马尼托巴和新不伦瑞克四省曾以征收碳税会增加民众负担、冲击就业为由,坚决反对实施碳税。

2018年夏天,萨斯喀彻温省及安大略两省还就碳税问题将联邦政府告上了法庭,联邦政府与省政府的摩擦加剧。 自由党联邦政府面临如何处理与各省关系的严峻考验。   总体来说,特鲁多政府的政策并未取得全面成功,面临来自各方的压力与挑战。 但鉴于特鲁多上台以来加拿大经济总体发展态势良好,社会公平度得到一定改善,同期最大的两个反对党保守党和新民主党于2017年新更换了党首,还未能提出更有效的执政纲领,因此在SNC-兰万灵事件之前,反对党尚不能对特鲁多政府形成真正的挑战。 SNC-兰万灵事件  涉嫌干预司法丑闻事件为特鲁多竞选前景蒙上了阴影。 据加拿大媒体此前报道,加拿大SNC-兰万灵集团公司为了获得利比亚工程项目涉嫌腐败和行贿。 该公司被起诉后,加总理府高级官员要求时任司法部长威尔逊-雷布尔德指示公诉方与这家企业达成“补救协议”,允许该公司以缴纳罚款的方式免受刑事起诉。   受SNC-兰万灵事件影响,民众对特鲁多本人的支持率从2016年6月的最高点65%一度下跌到2019年3月10日的29%。 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的民意支持率也一路下滑。   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民调显示,在2019年2月的民意调查中,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的支持率从1月的37%下跌至33%,被在野党保守党反超,这是自2018年7月以来的首次。

在3月份的民意调查中,自由党的支持率进一步下跌至32%,保守党继续以36%的支持率保持领先。   在政府内部,事件当事人威尔逊-雷布尔德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后于2019年2月提出辞职退出内阁。 加拿大前财政委员会主席简·菲尔波特和特鲁多首席助手杰拉德·巴茨也相继跟进辞职。 为应对政治危机,特鲁多在短短3个月内3次调整内阁。

这些都对特鲁多谋求连任造成不利影响。

2019选情分析  在政党形势方面,自2015年10月加拿大大选以来,反对党一直处于过渡时期。

  保守党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影子内阁,在安德鲁·希尔的领导下正积聚势力。

该党把抨击重点放在特鲁多政府被认为薄弱的环节——税收和政府支出方面。

  在2月25日的补缺选举中,新民主党领导人贾格米特·辛格当选为国会议员,这将提振该党士气。

然而,在选举前的筹款方面,新民主党远远落后于另外两大政党。

  从全国范围来看,自由党在省选中并不占优势。 自由党继失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之后,2018年6月又失去了执政长达15年之久的安大略省。 而且在此次省选中,保守党赢得了安大略省124个议席中的76个议席。 在魁北克省,自由党的支持率也在下降,并受到保守党以及新崛起势力的冲击。

  省选向来被视为联邦大选的风向标。

特鲁多的连任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在选举中至关重要的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这两个省共拥有加拿大338个议会席位中的199个。

自2017年以来,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在安大略省的支持率开始下降,在SNC-兰万灵事件之后,支持率被保守党反超。

  魁北克省是法语人口占多数的省份,也是特鲁多的选区所在地。

特鲁多的目标是通过在魁北克省的选票增加来弥补在安大略省支持率的下降。

对他有利的是,新民主党在该省的支持率正大幅下降。

  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编制的民调平均值显示,截至3月,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在魁北克省的支持率仍比希尔的保守党领先14个百分点。

留住魁北克省大量选票和政治捐助,对特鲁多赢得选举至关重要。

  距离10月的大选仅剩几个月,从目前形势来看,没有政党有足够把握可以赢得议会多数席位,在这种情况下,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将组成少数派政府。

有分析人士预测,自由党政府即使在最后阶段能够赢得大选,结果也可能会是一个少数派政府,这将使自由党推进其政策议程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反对党掣肘。

  (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来源:2019年5月29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11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