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的未来真的不可观吗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同性恋的未来真的不可观吗

是,我非常恐惧与男生接触。 对视以及对话也是慢慢适应才做得到。

在小的时候遇到过母亲同事家小孩的性骚扰,是一个十六岁的男生。

当时我七岁左右吧。 同班男同学不知出于什么心态,自行拍摄生殖器官的视频发给我。

我好反胃。 厌恶和头晕都有。

我不可能想象会在未来去面对有着这样器官的男性,我非常害怕。

想过出柜,但是父母肯定极为厌恶。

我不知道怎么做。 无妻曰矜:ta的主页所以你被压抑了,建议还是和父母说出来。 xinli_2269:精华回答者她的主页。 换言之,我们尝试与不同性别的人发展亲密关系的过程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这是一种我们体验自己生而为人的感觉。 所以,回到你提出的困惑:同性恋的未来真的不可观吗?这问题太大,更加无法用简短的语言来表述。 而从你的角度出发,首先是允许自己表达对男性的愤怒,同时也,放下固有的思维模式,先从第一步的尝试开始,慢慢的,当你真正进入到某段关系中时,在你与另一个人的互动中,你才会逐渐发现你和对方相互寻求的是什么。

陈抒云Shirley:她的主页xx:你好。

ta的主页人生答疑馆·订阅号你的心理学互助·成长社区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底部广告位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