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口述 “无人禁区”里的博士夫妻,他们的火热的爱恋没有风花雪月,只要大漠孤 我感受到了英文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夫妻口述 “无人禁区”里的博士夫妻,他们的火热的爱恋没有风花雪月,只要大漠孤 我感受到了英文

悲伤诗词布景不是风花雪月蝶恋花苏轼赏析这个火热的爱恋故事,发作在新疆天山南麓的秋里塔格,布景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因为地下贮藏有丰硕的油气资源,这个被称为雄鹰和黄羊都到不了的处所,是石油勘探人的战场。 丈夫入疆勘探,妻子怕他孤单,携幼女千里寻夫而来,这是一对博士夫妻的激情燃烧岁月。

他们生活工作的环境有多恶劣,他们的精神形态就有多让人羡慕。

赵博和郑晓丽是勘探步队里的一对年轻博士夫妻,负责油气勘探工作。

3年前,他们放弃了大城市优越的条件来到新疆,在这个“无人禁区”接受重重考验。

地形复杂、物探信息缺失,勘探队迎难而上天山南麓的秋里塔格构造带是塔里木油田的重点勘探工程,然而,复杂地形招致了物探信息缺失,尝试室里成立的初步模型在这里也都被推翻。

为加快进度,项目组决定分队踏勘。 作为项目的地质工程师,赵博的压力很大。 几天前,在完毕英国的交换任务后,他没来得及回在库尔勒的家,而是间接赶到200公里外的作业现场,参与踏勘步队。

秋里塔格千沟万壑、陡崖林立,最高海拔2100米,许多外国专家把这里称为勘探禁区。

虽然有直升机的撑持,但翻山跨沟还得靠钢钎和大绳。

而在这之前,物探队已经停止了3个多月的艰苦作业。 中石油东方物探247队钻井班班长周四奎:我们这片活已经用了两万多根钢钎,四百多公里大绳。

我干物探有20年了,头一回干这么困难的山,这个地形落石、断崖和深沟都很多。

如今又赶上雨季,施工非常困难。 此次踏勘,赵博他们要翻山越岭,集中对地表的岩层构造、堆积特征停止搜集和判断。

几天后,他们在一条深谷找到一套完好的1500万年前的古岩堆积层,这给后期建模提供了令人振奋的细节。

夫妻双双扎根油气勘探,聚少离多在百里之外的秋里塔格一处山谷中,同样是地质工程师的郑晓丽也在紧张地停止踏勘作业。

每次遇到严峻任务,两人都不能不这样分别。 此次夫妻俩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 半个多月后,这一轮的踏勘完毕,大伙采集到大量的地表信息和岩层样本,他们相约从库车返回库尔勒。

在列车上,赵博和郑晓丽在分别两个多月后第一次见面了。 看到丈夫不远万里从英国带回来的防晒霜和给女儿的毛毛熊,郑晓丽非常开心。

2016年,赵博和郑晓丽从浙江大学地质学博士结业。

赵博放弃了高校任教时机和几份高薪工作,自愿来到新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半年后,在女儿刚满3个月大的时候,妻子也申请进疆工作,而母亲也只好千里迢迢过来辅佐带孩子。

赵博的妻子郑晓丽:他本人一个人在这边,亲戚朋友都不在,我觉得我就应该过来陪他。 而且孩子生长也是需要爸爸的,我还是觉得一家三口应该在一起。

这里是石油勘探人的战场在秋里塔格,严酷的天然环境时刻考验着大伙。

其实,有段时间,家里人也想说服赵博他们调回内地,但后来发作的一件事,却坚定了他们留守的决心。

去年,赵博的师姐在这一带停止地质查询拜访,因为山洪发作不幸遇难。

中石油东方物探地质工程师赵博:根原来不及跑,没法子。 干这行的人,大家感同身受。 但人有时候就是得有这种不平输的劲。

我们知道它难做,风险很大,我们这么辛苦地工作,不一定有什么成果,但是就是想挑战一下。

赵博告诉我们,秋里塔格只是塔里木石油勘探的一部门。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塔里木初步石油会战,勘探队员风餐露宿,踏戈壁、战沙漠,大伙做出了宏大奉献,为的就是国家油气资源的开发。

关于他们,这是此外一个战场。

赵博说,学有所用,能为国家油气勘探出一份力,这样的青春岁月值得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