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默修真小说-叶诗雅重生都市小说 赏析作品是什么意思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萧默修真小说-叶诗雅重生都市小说 赏析作品是什么意思

至强仙帝当奶爸第十九章刀枪不入寸头男似乎没想到萧默会这么说,瞪了瞪眼睛,笑道:真有趣,没想到这次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家伙。

说着,寸头男便将手里的枪口对准了萧默,得意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敢吗?萧默依然淡淡的看着对方,重复道:你还有机会,换人,不要来招惹我,以及我的女儿。 你女儿?那我就明确告诉你,现在,你女儿可真的要死了,老子要杀鸡儆猴,你女儿的运气不错,被我挑中了。

寸头男挑了挑眉头,丝毫不为所动:不过这么小的女孩,就这么杀了,倒是有些可惜,放在其他时候,我还能好好玩玩。

寸头男说着,还不断的打量一下萧默怀里的萧亦欢,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淫秽的神色。 萧默的神色骤然就阴冷了下来,如果刚才萧默还对这些家伙存有一丝善意的话,那么现在,那丝善意也已经荡然无存了。 龙游逆鳞,触之必死!萧亦欢,就是萧默的逆鳞!萧亦欢被寸头男看的有些害怕,赶紧别过头,不敢看向那个方向。

萧默也没有将萧亦欢放下,而是将萧亦欢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让他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双手环住自己的脖子,仿佛树袋熊一般挂在自己背后。 然后,萧默才抬头看向寸头,冷声道:刚才给过你机会了,现在去死吧。

说完,萧默抬脚,面对对方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直愣愣的走了过去。 倒是寸头愣跟在原地,见过彪悍的,他自己就是属于彪悍的浑蛋,但是却从来没见到这么彪悍的。 这么不怕死的吗?其他两个手下也看的有些不耐烦了,有人开口道:大哥,别和他废话,一枪崩了了事,别忘了我们今天来是干什么的。

好。 寸头男点了点头,看向萧默,手里的枪紧了紧,冷声道:那就对不住了,反正今天要杀鸡儆猴,既然你装上了枪口,那就让我来检验一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说完,寸头男直接扣动了扳机,枪口的方向,就是萧默的脑袋,只要打中,一枪爆头!但就在此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萧默好像无意识的侧了侧脑袋,就在对方扣动扳机的一霎那,时间不多不少,刚好。

而就是这个细微的动作,那子弹竟然就这么擦着萧默的耳朵飞了过去,没打中!而萧默,神色如常,脚步的速率都没变,刚才的枪声似乎没有对萧默造成任何的影响。 看似消瘦的身体,背后挂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就这么闲庭信步的继续走了过去,好像不是在面对劫匪的手枪,而是在自家的后花园散步一般。

什么?在场的人群和劫匪都震惊了。 这是传说中的躲子弹?而且还躲得这么轻巧?不对,一定是假的,一定是运气!寸头男咬了咬牙,不信邪的再次开枪,这一次,萧默依然还是侧了侧脑袋,子弹再次打空!如果一次是运气,那么第二次呢?再看到萧默那冷淡的仿佛鬼神一般的表情,寸头男就感觉一股凉气从交心直窜到脑门上。

这也太可怕了!寸头男猛然压低手腕,这一次,手枪对准了萧默的胸口,然后就要扣动扳机。 但是萧默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一个箭步跨上前,萧默一只手猛然抓住了劫匪手里的手枪,那寸头男正要不顾一切的开枪,却忽然听到喀拉一声,手指一痛,然后一松,手里的手枪竟然不见了!被对方夺走了手枪,寸头男脸色大变,猛然退后两步,以为萧默要用手枪对付自己。 但是下一秒,他却看到萧默随手丢出去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是一个铁疙瘩,依稀还能看到手枪的样子,但现在,手枪已经被捏成了一个铁球的样子。

这算什么?手枪是纸糊的不成?一只肉掌,竟然把手枪捏成了这个样子?萧默看都不看那铁疙瘩,依然抬脚走了过去,这种东西,萧默用不着,他习惯用拳头来解决问题。 萧默脚步的速度依然没变,一步一步,仿佛踩在寸头男心脏跳动的节点上一般,寸头男呼吸越来越急促了。 杀了他,快杀了他!寸头男惊恐的大叫着。 他不断的蹬蹬蹬的往身后退去。 而萧默,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瞬间加速冲了上去。

那两名同伴看到这里,当然知道怎么做,一个能躲开子弹的家伙必须尽快处理掉,否则,今天他们就彻底完蛋在这里了!说时迟那时快,两只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全都对准了萧默,砰砰砰的几声枪响。

但是结果却让两人睚眦欲裂。 萧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到了寸头男的面前,一把抄起寸头男的身体挡在自己的前面。

仿佛是为了迎接子弹一般微微移动了一些寸头男的身体。 那些子弹,全都不偏不倚的打中了寸头男的胸口,胸口接子弹,接的好!萧默看都不看已经半死的寸头男,随手丢掉对方的身体,然后朝两人的方向加速冲了过去。

两人心里害怕,当下毫不犹豫的继续扣动扳机。

但是诡异的是,他们的子弹却根本没办法打中萧默,萧默的身体在异动的过程中不断的挪移,仿佛能够预知到子弹的轨迹一般,毫无法伤!吗的,真是邪门!其中一人忍不住了,扔掉手枪,从怀里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决定近身肉搏。 他们这些亡命之徒,手底下还是有一些搏杀手段的。 既然这家伙手枪对他没用,那就用匕首试一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萧默冷笑的看着对方,速度不见,径直的撞了过去。 而对方的匕首,也在萧默的视线中迅速放大,眼看就要抹过萧默的脖子了。

对方似乎都能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萧默被抹断脖子,倒在地上,再也不能蹦达。

可是现实往往是让人失望的。 就在两人的距离无限接近的时候,男子不经意的抬头,他看到了萧默嘴角那诡异的笑。